6ixers聚頭

突然,中六的老同學從巴厘會檳城,因轉航班逗留KL一個晚上。 大伙兒就相約出來吃大餐。另一位同學就建議到Kelana Jaya的湖邊餐廳試一下西餐,喝一下Hoegarden。那里氣氛不錯,食物也OK,只是高消費了一點。我也吃得太起勁了,忘了拍拍食物,aiseh。 跟一班久違的6ixers出來吹吹水,也是一大樂事。^^

水瓶座

這是偶早前在FB里做的一個星座測驗,太冗長了,決定把它暫收在這里,日后慢慢咀嚼,嘻。 看 到过花瓶的样子吗?口很小,想伸进去很难,但如果你能进入瓶子里,你真的会看到一个广阔无比的空间。瓶子们就是这样的。 当他们觉得你是真的真的爱 他们,和你在一起真的真的安全时,他们会开始回馈的。他们回馈的时候你会惊奇到不敢相信,因为他们一旦爱一个人真的是无微不至。不过他们也很容易厌倦的 呀,瓶子们有一颗猫一样的心,你要永远对他们有吸引力才好。不然他们很难不偷猩的。男瓶尤其如此,他们有的时候真的是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也丝毫没有愧疚。有 时候他们会无理的想只要我心里真正爱的是你不会离开你就是真的爱你。他们的自由有时就是放纵的借口。 但瓶子们也有弱点的,当他做伤害你的事的时候, 你要懂得让他换位思考,甚至直接用他对你的方式隔天对他试试。他就会渐渐明白对你的伤害是怎样的了。他爱你他就会逐渐的懂得在乎你的感受。 瓶子们轻 易不说我爱你这三个字的,这三个字在他眼里太神圣,更重要的原因是他们觉得说了这三个字在爱情中仿佛主动权就失去了。他们太怕失去爱情中的主动权。但你却 不能不对他们说,很没有道理,但没办法的。如果一个瓶子对你说了太多的我爱你,反而证明他内心深处对你没感觉只是玩玩而已了。 爱上瓶子是一件很苦的 事,所以爱瓶子的人不要问为什么该怎样,你只要在内心深处问问你自己能不能承受就好了。如果你觉得值得就去接着付出,如果你觉得不值得就勇敢的放弃。除非 他转身,不然再不要给瓶子们机会。当然如果一个瓶子转身过太多次又伤害过你太多次也就放手的好。不然他会从心里有些瞧不起你的。 瓶子们若爱上对 方,真的是占有欲好强的。他们轻易不表现出来,因为他怕他们过强的占有欲会泄露了他爱你不能没有你的底牌。不过如果他们开始限制你吃你的醋,那他一定是好 爱好爱你的。...

新新果園的戰場

終于,停用了三天的鍵盤,今天從搬遷用的箱子里拆封并拿了出來,擺在新新果園的新桌上。臺前寫著大大的幾個字:Welcome to your new home! 怕死你早早回家,呵呵。隨著,我也七手八腳把我的戰斗兼“搵食”裝備架好。 接著,與幾位同盟戰友巡視周圍環境。驚人發現我們的周遭都被高山脈重重包圍,“云頂”和“太平山”就在我的身后,另外還有“神山”、“大漢山”、“金馬崙高原”、“福隆港”等等。走著走著,我們來到了咖啡廳,好浪漫的咖啡廳,不但雅致,而且餐具、干糧具備,絕不讓你出師未捷,餓死戰場,呵呵。美中不足的是,那臭酸的牛奶還在,嘔~ =.=” 再來,當然是戰前戰后最重要的一環——消遣運動裝備。咱們找到一個健身室,一個迷你桌球,沒了。失望是預料中的事情,早前的員工民調提到的谷歌式辦公室真的只有在谷歌才找得到,真的。 為了滿足遠在布里斯托的園主的窺望欲,我被令偷偷地攝了幾張照片,在這也讓你窺一下究竟。 新的果園,相信很快也會變得殘舊,戰場的改朝換代已成定局,那么就放眼靜觀誰去誰留吧,阿彌陀佛~阿門。

寿眉

今天到同事介绍的一间极小型中餐店,叫 Wonderful Chinese Fast Food Restaurant,不记得它有没有中文名,是由一名香港老板娘掌柜的。老板娘看上去虽然有点苍老,但她有着一脸慈祥的笑容,说她来到布里斯托已近十年, 隔壁桌的食客是一班同乡的留学生,竟然带着马来友族同胞前来开斋。这马来同胞也算蛮开放咯,可以踏进非halal餐厅,佩服佩服。这班小伙子,小声讲,大声笑,一时华文,一下英文,中间参杂着马来文。他们谈的不是什么功课论文,也不是什么国家大事,而是英超联赛的门票!真是他妈的羡慕这班家伙,这么年轻就可以留学海外,享受老子的£。 突然,老板娘捧着一壶热腾腾的寿眉,来到我的面前,笑呵呵的对我说,今晚来的顾客都是自己人,哈。这寿眉是老板娘强力推荐的,我贪新鲜就姑且一试,因为在KL也不曾闻过寿眉。一边品茶,一边看着街上的人潮。也许是大学刚开课的缘故,街道上的行人比平时多。虽然手握热茶,不过一旦想到外头的13度,身躯不禁一寒,犹记我刚到这里时尚有18度之温暖。 再过两天,就要离开布里斯托了,就像街上的人影,逐渐消逝在黯淡的街灯下,心中开始有点不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