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當下,寫在2012年冬至前

今天,2009年12月21日(星期一),如果開始倒數至2012年冬至剛好是三年。心中不禁捏了一把冷汗,問道:你到底準備好了嗎? 最近翻閱了一本臺灣書——《2012重生預言》。這本書不用“末日”,改用“重生”,我覺得很貼切。根據瑪雅文明,2012年其實是一個日歷周期的完結,就好像我們每年的年終——12月31日,接元旦一樣。基本上,沒什么可怕。倘若這一天真的是證實末日,那我們豈不是要開始花光我們的儲蓄,享受余有的人生?但是,一旦末日未到,那我們豈不是要從零開始?嘻嘻,你自己想囉。 身邊信仰基督的朋友說道,根據圣經,末日來臨前,會有幾個前提,好像天災、水怪、全球化、人體晶片等等,看來最近的地震海嘯可是令人心有余悸。佛教的朋友,津津有味地說道,末日當然沒這么快,雖然現在咱們人類處于末期了,不過,相信我們有生之年也看不到哦。話說回來,人類的造孽也太大了,恐怕提早也說不定,呵呵。就像上星期的聯合國全球氣候峰會,基本上也幫不上什么大忙,有點失望。 2012年這個話題,其實可以把它當作個人靈魂的提升。這4個阿拉伯數字搞得前途茫茫的我,也開始盤算著我的人生,俗語說,人生短短幾十年,你要怎樣過?當然由你決定。再看看身邊的父母、兄弟姐妹、愛人、朋友等,其實大家在這個宇宙都顯得渺小——人類本來就很渺小嘛。我時常聯想人類與地球、再來地球與太陽系、太陽系與銀河系、還有很多很多的銀河系……天啊,每當想到這里,腦袋總會一片空白,感覺怪怪的。所以嘛,朋友,你說你有煩惱,有時根本只是芝麻綠豆的小事,對不? 朋友,活在當下吧。也只有當下,你才會有喜怒哀樂;亦只有當下,你才會為錢煩……呵呵。^^

熬夜

今晚真的很難熬一下。老媽子現在躺在病房,老爸陪伴著她。弟弟跟我則在醫院對面的客棧落腳,大家的心情都很沉重。 突然決定在FB的留言,選擇性抒發一下心情,沒想到結果引來了老友們的祝福,真是意外的精神支柱。另外,還有很多親戚朋友的問候短訊,及長途電話,真的很感動,謝謝你們。 但愿明天的手術一切順利……

Tanjung Sepat 情人橋

上個月,心血來潮,與另2名攝友,結伴到遙遠的Tanjung Sepat去拍情人橋。利用GPS,很順利就到了目的地。果然是情人橋,一下車就看到兩對新人在拍婚紗照。 出發前,天還下著雨,慶幸抵達時,停雨了。結果,黃昏照拍不成,因為太多云也,陽光也難以滲透出云端來。惟有在情人橋上溜達,胡亂拍了幾張,見笑了:

吉隆坡中環——夜景

上兩星期一口氣敗了兩只鏡頭——尼康18-200mm旅游鏡及Tokina 11-16m廣角鏡,搞到這個月經濟赤字,很吃力一下。還好,鏡頭是二手的,不然,我早就吃“西北風”。 網上訂購的Polarizer濾鏡一到手,與大伙兒早就講好一起拍吉隆坡中環的夜景。香港有個“中環”聞名天下,吉隆坡也有過中環,可惜知名度不如前者高。這一次外拍,主要是要把我工作的地方呈現給網友,一窺吉隆坡中環的夜色。畢竟,夜景外拍我還是新手一名,多多指教,獻丑了: 從這眺望我的辦公樓,才發現,原來還蠻高的。 看來,Tokina 11-16mm廣角鏡表現還不錯。雖然,廣角鏡的distortion是免不了的,但沒有Sigma 10-20mm的來得厲害。有機會,要試試白天的外拍。

魔主走了·驚·惜

今午,突然傳來魔主即將在本月末離開的消息。我呆了片刻,腦袋一片空白。當然,開始是喜,但過后是可悲。喜的是,沒人再會督促你;悲的是,魔主的接班人應該會很慘一下,再說或許我被人插了一刀也不知道。 人就是這樣,有的時候,不曾珍惜;失去了,才覺得惋惜……

JB·新山·游記

新山給我的印象還好,雖然,其負面新聞的上報率真的多到令人擔憂。不過,老友和親戚都住在新山,所以也不覺得有異樣。臨上火車前,還觀賞了王明志的《新山真好》,真是對這個城市的真實面貌既期待又緊張。 一大清早抵達新山火車站,友人帶了我,還有另外一位舊屋友(迢迢從新の國趕來)去吃西刀魚丸。想不到這么早就有這么多新の人到來用早餐,想必是避免關卡的擁擠吧。 吃了早餐,當然是新山環城游。到了一個有大鐘樓矗立的廣場,還有一個不像回教堂的回教堂。接著,友人赴會與其同事唱K,我倆就溜達City Square——一個讓人聞名喪膽的搶劫地。我搖了一個電給在UTM的朋友,一聽到City Square,朋友說不來了,并叫我小心。=_=” 竟然,我在此碰到我的大一時的室友,真巧。起初,彼此還以為認錯人了,哈哈!原來我的大一室友現在新の國工作。 中午吃了个牛腩面。下午跟一班大學十舍友在J店聚頭,吹水了好久。得悉其中一位朋友已經自己當起老板了,佩服佩服。那朋友還是馬華積極份子咧,不知這位朋友是蕹還是菜的粉絲,哈哈! 晚上,吃了苦瓜飯,JB友人帶著我們直闖著名的免稅區——喝酒!先去dolce,再去cabana,結果,我跟友人喝到倒在地上吐。怕了怕了……只是一杯伏特加,不知是否給人下了藥。還要麻煩友人的老媽子、妹妹及大嫂,三個女人帶三個男人歸去。本以為闖了大禍,不料,友人的老媽子卻說,有朋自遠方來,兒子玩得這么開心啊。JB的老媽子真是不一樣,哈! 隔天一早,還是先吐了一輪,再去吃早點。突然覺得友人老媽子煮的maggi面特別好吃。 過后,探訪一位舊同事,因她剛剛做了媽媽。順道拍一下她的好命女兒,呵呵。 在新山的第二晚,我就搭火車返KL了。隔天一大清早,就直接回到中環的辦公室里了,納悶……

關丹·林明·渡國慶 – Sungai Lembing trip

這次的林明游是我的兩位位同事聯手策劃的。 星期五晚上,放工后,大伙兒漏夜駕車從KL到關丹附近的林明小鎮。我跟屋友一人駕一半的車程,抵達林明鎮大約凌晨5點。在抵達林明村的那段半小時路程,你可要小心一點,因為很多牛只出沒。 天未亮,馬上就要登林明山,還真要命!還好林明山并不如想像中的難,倘若你平時爬慣樓梯,那么應該難不倒你,不過,記得帶頭燈或手電筒。 爬到頂,已經有很多人在等候日出。我也找了個位置,搭起三腳架,再看看手中的指南針,確定太陽升起的方向,然后一面等,一面拍了幾張星空圖。 可惜因為云層太多,看不到日出。聽說有人來了6次才看到美麗的日出。不過,我也趁機拍了一些云海照,放給你看。 當然,下山前,不忘來張集體照。 下山后,順道在小販中心吃了一碗山水豆腐的面干。山水豆腐很特別,入口即溶,很好吃。然后,返回宿舍,就是睡大覺。 睡醒一覺,用午餐。記得order茄汁面(ketchup mee),很特別一下。然后,游走林明鎮,來到一間博物館。這間博物館來頭不小,它在19世紀時,是錫礦老板的豪華洋房咧!現在內里收藏了許多以前采礦用的工具。如果你細心看,還會發現Ericsson電話呢!不說你不知,這個地下礦場可是那個時候聞名世界的最大地底礦場之一。在輝煌時期,林明人口一度高達一萬人,后來因為錫礦關閉停產,而變為小鎮一個。 接著,大伙兒開車前往關丹方向的一座山洞——Gua Charas一窺究竟。然后,再到Teluk Cempedak逗留。 第一晚宣告結束,隔天前往著名的彩虹瀑布。可惜,我們沒有緣分,看不到彩虹,因為陰天沒強烈的陽光,悲憤。 不過,遇到一位唇槍舌劍,有點好色的司機——“Ah Pek”(他自稱阿伯),坐他的車還差點丟了命兒,哇靠!或許他以前是每天送山水豆腐的。偶們最后一個乘車出發,結果“阿伯”要做第一個抵達,未到彩虹瀑布的進口,大伙兒已經氣喘淚流,還被黃泥濺到滿身,可惡。難怪出發前,他死命追問我們的隊伍中有沒有老人家及小孩。 對了,攻彩虹瀑布需要涉水,請帶防滑墊塑膠鞋。到了瀑布,你還會有“山水”maggi面吃,味道不錯,或許是“加料”了,哈哈。 兩天一夜的關丹林明之旅,就這樣結束了。臨走前,在這棵著名的地標——巨樹下留影。 另外,我弄了一個短片,觀賞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