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Z Working Holiday] 蒂普基 (Te Puke) – 簡直是外勞村

離開陶郎阿 (Tauranga),搬來蒂普基 (Te Puke) 已經將近一個月了。不說也許你不知道,蒂普基是全球奇異果 (Kiwi fruits) 的首都,大約80%的牛國奇異果都是生產於此福地,聽說每年為政府貢獻高達 NZ$9mil 的收入咧!還有,奇異果原來是源自中國,是過後才由當地人更名去“奇異”的,感覺怪怪的,哈。來了這裡才知道這裡有金果 (Gold Kiwi) 和青果 (Green Kiwi) 兩種奇異果。聽說,他們還研發出“紅果”了,或許明年你來打工渡假的話,就有機會接觸紅果了,哈。 以下就是金果 (Gold...

[NZ Working Holiday] 成功 Survive 一個月!

原本打算北上的,不過因為想要尋找果園工作,只好南下到 Bay of Plenty。這里是全島80%的奇異果的生長地,希望工作有點著落,不然,眼見儲蓄一天一天的燒,心里也開始焦急了。吃 Subway 也吃到做了會員,好恐怖! 從奧克蘭搬來陶郎阿 (Tauranga),一住就是兩周,期間住過了兩家背包客棧——The Loft 和 YHA。這個小鎮有點像吉蘭丹的歌打巴魯 (Kota Bharu),雖然地廣,不過人煙稀少。或許都躲在我不知道的某一角落。 我住的那條街,有點像金馬倫的Tanah Rata,吃喝玩樂,該有的都有,不過,過了4點半,就什么都沒有。人影也沒一只。周末,pub街就會看到人潮。星期六早上還有一個 Farmer Market咧。星期天則有二手車展,由獅子會承辦。 找工記...

[NZ Working Holiday] 1天有25小時,你相信嗎?

這是一個很奇妙的際遇(對我來說)。上個星期天,我才發現我睡多了1個小時。說真的,那一天是25小時咧。原因是夏天過去了,4月4日紐西蘭開始進入秋季,DST (Daylight Saving Time) 結束了,時鐘在當天的凌晨2.59am時,調回2.00am,你說我是不是賺了1個小時?嘻嘻。 奧克蘭 (Auckland) 市中心溜達 咱們住的地方,竟然是鼎鼎大名的紅燈區咧——Karangahape Road (http://en.wikipedia.org/wiki/Karangahape_Road)。從K Road走到皇后道 (Queen Rd),走在街上,你不難發現很多都是亞裔人,韓國、日本、香港、中國…… 因為街道兩旁的商店及餐館,很多都是韓日風味甚重,所以我感覺身處韓日,多于身處『牛』國(紐西蘭),哈哈。 還有,奧克蘭的 sky tower...

夢想雖小,勇氣要大 — 紐西蘭打工渡假 (New Zealand Working Holiday)

橘子 在做這個決定時,有的同事朋友都說我傻,放棄工作,要跑去打工渡假。其實,有時我想起也是怕怕。不過,心里的小小夢想,只有自己才知道。結果,我膽粗粗地就去申請了紐西蘭打工渡假簽證 (http://www.immigration.govt.nz/migrant/stream/work/workingholiday/malaysiaworkingholidayscheme.htm)。3天后,立刻受到接受信,很是開心。接下來的就是“丟信”,斷掉面包之路了,回想起來覺得好恐怖的一幕。 另外,很幸運的,在新加坡工作的舊同事也隨行。咱們訂了機票,為了省下一筆旅費,選擇在黃金海岸 (Gold Coast)轉機。沒料到,4月1日在LCCT check in 亞航時,地勤人員告訴我們由于亞航在 GC 沒有 transit 服務,所以我們需要申請簽證(不是愚人節玩笑)。結果,匆匆忙忙的在 Premier Lounge 內上花了RM25上網申請,不需要打印出來的,澳洲政府還真環保。簽證花了A$20。(http://www.eta.immi.gov.au/)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行李超重,被罰了RM80(一公斤RM20)。沒想到,還未出境,咱們已經受到小小考驗。 吉隆坡...

6ixers 漫游泰國甲米 (Krabi, Thailand)

這一趟甲米 (Krabi)之旅,是班長與副班長聯手策劃了一年的國外聚頭,也是咱們的第一个國外旅游兼敘舊會。原本6人行,后來2人退出,再加入1位插班生。哈哈,最終還是浩浩蕩蕩的出發。 租了一輛轎車,一架出機場,三個女人就吵著要去附近的 Outlet Village 逛逛。 在等待她們 shopping 時,班長跟我先來一個 Singha —— 地道的啤酒,清涼一下。這里的啤酒都很便宜(比起馬來西亞)。 原先預定了的 Ananda Burin 酒店 (www.anantaburinresort.com) 把我們的房間都讓出去了,不過,他們另有安排。我們被接送到另一間酒店,叫...

河內 Hanoi – 元陽 YuanYang – 沙壩 Sapa – 下龍灣 Halong Bay

相隔3年,柬埔寨之旅原班人馬再度向 Indo-China 出發——這一次是到越南北部及跨界到中國云南省的元陽去。隨行的有精通地理的阿寶、冒險王及攝郎阿順、悠哉悠閑的阿國,還有我這個第二攝郎。 Day 1: 第一天出發,我還打著敗仗,帶了一大堆的的藥包,坐了大約3.5小時的機程,安全抵達 Noi Bai 機場。從這里到河內(Hanoi)大約35公里。一路上的感覺也沒什么驚喜——高速道路一條。 丟下背包,咱們就在河內老闀溜達,邊走邊看,結果在 West Lake (Hồ Tây) 附近解決了咱們在河內的第一個晚餐。 Day 2: 一大清早,街上還未看到繁忙的摩多車時,咱們蹲坐在街邊,享用了越南人的...

舞獅勝舞龍?舞虎無人知~

日月如梭,再過不到12小時,就是農歷庚寅年了。 這些日子,突然聽到舞虎一詞,覺得很新奇。乍聽之下,還以為是 Malaysia Boleh 精神下的新噱頭,我想或許是受到某某衛星電視的 woohoo 賀歲片影響吧,呵呵。 經過網上搜查一番,原來舞虎的確存在于中華文化多年,只是本地華人根本沒有接觸過。聽蕭斐弘大哥說,原來這文化跟政治還掛上關系呢。當年,老虎為馬來西亞的吉祥物,政府當然全力鼓勵華社舞虎;可惜,當時的種族色彩強烈,“你不給我得到的東西,我更想要去爭取”,結果,大馬華人都跑去舞獅,還開埠了一個獅城出來,哈哈。 其實,沒有人看過祥龍(或許有的但我不知道),中國人也可以把舞龍創造出來,沒有獅子也可以再來一個舞獅,傳承海內外。可是,馬來西亞的確有馬來亞虎,這樣看來,馬來西亞人非要把舞虎揚威天下不可,嘻嘻。在這充滿文化沖擊的國度下,我想,如果把虎臉畫得像貓一些,或許還可以得到異族同胞的狂愛,屆時,舞虎可是馬來西亞人的驕傲。 祝大家:虎年愉悅,虎魄身壯,虎虎生威!woohoo~

喜宴連連

新年快樂!如果你問我這兩個月忙些什么,我可以很肯定地告訴你,我在忙赴宴,赴親友的婚宴,見證他們的人生新里程碑,并為他們獻上祝福。(另外,荷包也很慘一下,呵呵 :p) 大伙兒都在剛過去的年尾,紛紛“趕著”結婚擺酒席,聽說是為了避免娶了個“虎新郎”或“虎新娘”回家。哈哈,聽起來還蠻可愛的,真搞不懂華人的心態。 我個人認為,人人都愛去泰國觀看“老虎秀”,那為何會怕娶個“虎太太”呢?對不?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