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Kiwifruits – 紅色奇異果,你見過嗎?

上星期,很幸運的,友人與我搶先一窺紅色奇異果的真面目。這個紅色奇異果,自從奧克蘭的老同學的丈夫告訴過我之後,我一直都希望可以一睹其風采。畢竟,在包裝廠工作一段日子後,青果 (Green kiwifruit) 與金果 (Gold kiwifruit) 已不再是奇異的事。可是,紅果 (Red kiwifruit) 可是第一回見。 由於我屋友的學生家長,是從事奇異果的研究的,所以有幸看到這個新品種。我個人還蠻佩服這裡牛國的研究工作,其實市場上你不難找到一些奇奇怪怪的水果,例如外型像榴蓮的香蕉配檸檬的怪果。 那晚,我一邊切紅果,一邊把它拍了下來。其果肉看來還蠻“血腥”的,一刀切下,果汁流出的時候,有種血淋淋的感覺,好噁心。 這是它的外觀。 外型跟金果差不多,都是短毛的。 剝了皮,果肉呈黃色底,帶有紅色,或許是還未熟透吧? 看到它的“血絲”嗎? 看到這裡,相信很多朋友都會想知道它究竟是什麼味道,對不?由於果肉有限,友人都搶著嘗試,我只咬了一小片,感覺味道好特別,它參雜著青果的青澀,也帶有金果的幽香,不過還有一股奇怪的味道我說不出來,或許研究尚未成熟吧?哈哈。說不定,明年來打工渡假的朋友可以碰上這個紅果咧。 看來,牛國的交通燈可以換上奇異果裝飾了,因為紅、黃、青色都齊了,期待,嘻。

舞獅勝舞龍?舞虎無人知~

日月如梭,再過不到12小時,就是農歷庚寅年了。 這些日子,突然聽到舞虎一詞,覺得很新奇。乍聽之下,還以為是 Malaysia Boleh 精神下的新噱頭,我想或許是受到某某衛星電視的 woohoo 賀歲片影響吧,呵呵。 經過網上搜查一番,原來舞虎的確存在于中華文化多年,只是本地華人根本沒有接觸過。聽蕭斐弘大哥說,原來這文化跟政治還掛上關系呢。當年,老虎為馬來西亞的吉祥物,政府當然全力鼓勵華社舞虎;可惜,當時的種族色彩強烈,“你不給我得到的東西,我更想要去爭取”,結果,大馬華人都跑去舞獅,還開埠了一個獅城出來,哈哈。 其實,沒有人看過祥龍(或許有的但我不知道),中國人也可以把舞龍創造出來,沒有獅子也可以再來一個舞獅,傳承海內外。可是,馬來西亞的確有馬來亞虎,這樣看來,馬來西亞人非要把舞虎揚威天下不可,嘻嘻。在這充滿文化沖擊的國度下,我想,如果把虎臉畫得像貓一些,或許還可以得到異族同胞的狂愛,屆時,舞虎可是馬來西亞人的驕傲。 祝大家:虎年愉悅,虎魄身壯,虎虎生威!woohoo~

喜宴連連

新年快樂!如果你問我這兩個月忙些什么,我可以很肯定地告訴你,我在忙赴宴,赴親友的婚宴,見證他們的人生新里程碑,并為他們獻上祝福。(另外,荷包也很慘一下,呵呵 :p) 大伙兒都在剛過去的年尾,紛紛“趕著”結婚擺酒席,聽說是為了避免娶了個“虎新郎”或“虎新娘”回家。哈哈,聽起來還蠻可愛的,真搞不懂華人的心態。 我個人認為,人人都愛去泰國觀看“老虎秀”,那為何會怕娶個“虎太太”呢?對不?哈哈……

活在當下,寫在2012年冬至前

今天,2009年12月21日(星期一),如果開始倒數至2012年冬至剛好是三年。心中不禁捏了一把冷汗,問道:你到底準備好了嗎? 最近翻閱了一本臺灣書——《2012重生預言》。這本書不用“末日”,改用“重生”,我覺得很貼切。根據瑪雅文明,2012年其實是一個日歷周期的完結,就好像我們每年的年終——12月31日,接元旦一樣。基本上,沒什么可怕。倘若這一天真的是證實末日,那我們豈不是要開始花光我們的儲蓄,享受余有的人生?但是,一旦末日未到,那我們豈不是要從零開始?嘻嘻,你自己想囉。 身邊信仰基督的朋友說道,根據圣經,末日來臨前,會有幾個前提,好像天災、水怪、全球化、人體晶片等等,看來最近的地震海嘯可是令人心有余悸。佛教的朋友,津津有味地說道,末日當然沒這么快,雖然現在咱們人類處于末期了,不過,相信我們有生之年也看不到哦。話說回來,人類的造孽也太大了,恐怕提早也說不定,呵呵。就像上星期的聯合國全球氣候峰會,基本上也幫不上什么大忙,有點失望。 2012年這個話題,其實可以把它當作個人靈魂的提升。這4個阿拉伯數字搞得前途茫茫的我,也開始盤算著我的人生,俗語說,人生短短幾十年,你要怎樣過?當然由你決定。再看看身邊的父母、兄弟姐妹、愛人、朋友等,其實大家在這個宇宙都顯得渺小——人類本來就很渺小嘛。我時常聯想人類與地球、再來地球與太陽系、太陽系與銀河系、還有很多很多的銀河系……天啊,每當想到這里,腦袋總會一片空白,感覺怪怪的。所以嘛,朋友,你說你有煩惱,有時根本只是芝麻綠豆的小事,對不? 朋友,活在當下吧。也只有當下,你才會有喜怒哀樂;亦只有當下,你才會為錢煩……呵呵。^^

熬夜

今晚真的很難熬一下。老媽子現在躺在病房,老爸陪伴著她。弟弟跟我則在醫院對面的客棧落腳,大家的心情都很沉重。 突然決定在FB的留言,選擇性抒發一下心情,沒想到結果引來了老友們的祝福,真是意外的精神支柱。另外,還有很多親戚朋友的問候短訊,及長途電話,真的很感動,謝謝你們。 但愿明天的手術一切順利……

魔主走了·驚·惜

今午,突然傳來魔主即將在本月末離開的消息。我呆了片刻,腦袋一片空白。當然,開始是喜,但過后是可悲。喜的是,沒人再會督促你;悲的是,魔主的接班人應該會很慘一下,再說或許我被人插了一刀也不知道。 人就是這樣,有的時候,不曾珍惜;失去了,才覺得惋惜……

6ixers聚頭

突然,中六的老同學從巴厘會檳城,因轉航班逗留KL一個晚上。 大伙兒就相約出來吃大餐。另一位同學就建議到Kelana Jaya的湖邊餐廳試一下西餐,喝一下Hoegarden。那里氣氛不錯,食物也OK,只是高消費了一點。我也吃得太起勁了,忘了拍拍食物,aiseh。 跟一班久違的6ixers出來吹吹水,也是一大樂事。^^

水瓶座

這是偶早前在FB里做的一個星座測驗,太冗長了,決定把它暫收在這里,日后慢慢咀嚼,嘻。 看 到过花瓶的样子吗?口很小,想伸进去很难,但如果你能进入瓶子里,你真的会看到一个广阔无比的空间。瓶子们就是这样的。 当他们觉得你是真的真的爱 他们,和你在一起真的真的安全时,他们会开始回馈的。他们回馈的时候你会惊奇到不敢相信,因为他们一旦爱一个人真的是无微不至。不过他们也很容易厌倦的 呀,瓶子们有一颗猫一样的心,你要永远对他们有吸引力才好。不然他们很难不偷猩的。男瓶尤其如此,他们有的时候真的是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也丝毫没有愧疚。有 时候他们会无理的想只要我心里真正爱的是你不会离开你就是真的爱你。他们的自由有时就是放纵的借口。 但瓶子们也有弱点的,当他做伤害你的事的时候, 你要懂得让他换位思考,甚至直接用他对你的方式隔天对他试试。他就会渐渐明白对你的伤害是怎样的了。他爱你他就会逐渐的懂得在乎你的感受。 瓶子们轻 易不说我爱你这三个字的,这三个字在他眼里太神圣,更重要的原因是他们觉得说了这三个字在爱情中仿佛主动权就失去了。他们太怕失去爱情中的主动权。但你却 不能不对他们说,很没有道理,但没办法的。如果一个瓶子对你说了太多的我爱你,反而证明他内心深处对你没感觉只是玩玩而已了。 爱上瓶子是一件很苦的 事,所以爱瓶子的人不要问为什么该怎样,你只要在内心深处问问你自己能不能承受就好了。如果你觉得值得就去接着付出,如果你觉得不值得就勇敢的放弃。除非 他转身,不然再不要给瓶子们机会。当然如果一个瓶子转身过太多次又伤害过你太多次也就放手的好。不然他会从心里有些瞧不起你的。 瓶子们若爱上对 方,真的是占有欲好强的。他们轻易不表现出来,因为他怕他们过强的占有欲会泄露了他爱你不能没有你的底牌。不过如果他们开始限制你吃你的醋,那他一定是好 爱好爱你的。...

新新果園的戰場

終于,停用了三天的鍵盤,今天從搬遷用的箱子里拆封并拿了出來,擺在新新果園的新桌上。臺前寫著大大的幾個字:Welcome to your new home! 怕死你早早回家,呵呵。隨著,我也七手八腳把我的戰斗兼“搵食”裝備架好。 接著,與幾位同盟戰友巡視周圍環境。驚人發現我們的周遭都被高山脈重重包圍,“云頂”和“太平山”就在我的身后,另外還有“神山”、“大漢山”、“金馬崙高原”、“福隆港”等等。走著走著,我們來到了咖啡廳,好浪漫的咖啡廳,不但雅致,而且餐具、干糧具備,絕不讓你出師未捷,餓死戰場,呵呵。美中不足的是,那臭酸的牛奶還在,嘔~ =.=” 再來,當然是戰前戰后最重要的一環——消遣運動裝備。咱們找到一個健身室,一個迷你桌球,沒了。失望是預料中的事情,早前的員工民調提到的谷歌式辦公室真的只有在谷歌才找得到,真的。 為了滿足遠在布里斯托的園主的窺望欲,我被令偷偷地攝了幾張照片,在這也讓你窺一下究竟。 新的果園,相信很快也會變得殘舊,戰場的改朝換代已成定局,那么就放眼靜觀誰去誰留吧,阿彌陀佛~阿門。

寿眉

今天到同事介绍的一间极小型中餐店,叫 Wonderful Chinese Fast Food Restaurant,不记得它有没有中文名,是由一名香港老板娘掌柜的。老板娘看上去虽然有点苍老,但她有着一脸慈祥的笑容,说她来到布里斯托已近十年, 隔壁桌的食客是一班同乡的留学生,竟然带着马来友族同胞前来开斋。这马来同胞也算蛮开放咯,可以踏进非halal餐厅,佩服佩服。这班小伙子,小声讲,大声笑,一时华文,一下英文,中间参杂着马来文。他们谈的不是什么功课论文,也不是什么国家大事,而是英超联赛的门票!真是他妈的羡慕这班家伙,这么年轻就可以留学海外,享受老子的£。 突然,老板娘捧着一壶热腾腾的寿眉,来到我的面前,笑呵呵的对我说,今晚来的顾客都是自己人,哈。这寿眉是老板娘强力推荐的,我贪新鲜就姑且一试,因为在KL也不曾闻过寿眉。一边品茶,一边看着街上的人潮。也许是大学刚开课的缘故,街道上的行人比平时多。虽然手握热茶,不过一旦想到外头的13度,身躯不禁一寒,犹记我刚到这里时尚有18度之温暖。 再过两天,就要离开布里斯托了,就像街上的人影,逐渐消逝在黯淡的街灯下,心中开始有点不舍……

Back to Top